您的位置:今日热点 > 历史 > 石崇怎么敢和皇帝炫富?背后有哪些原因

石崇怎么敢和皇帝炫富?背后有哪些原因

【今日热点网】

  石崇怎么敢和皇帝炫富?这得从他老爸石苞说起。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话说这石苞也是一草根出身,是靠卖铁为生,但是人长的非常俊美。被当时的人称为

  “石仲容,姣无双”

  。当过几任小官,都很出色,但是当时世家大族把持官员升迁任免。

  “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

  。石苞得不到升职。

  一次偶然机会,石苞到了长安卖铁,却碰到了当时镇守关陇的司马懿。司马懿见了他,觉得这个人是个人才,非常赏识。让石苞当了尚书郎,到了朝中做官。

  石苞之后为感谢司马懿的知遇之恩。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石苞就一直为司马氏效力,辅佐司马师司马昭

  诸葛诞反叛,在淮南起兵。石苞率军大败诸葛诞。因为有功升任征东大将军和骠骑将军,持节镇守淮南。因为是寒门出身,石苞遭到了朝中士族的污蔑,扬言石苞要谋反,连司马昭也开始怀疑。

  石苞见此,用属下孙铄的计谋,离开军队,并到都亭待罪。司马炎此时才不再防备石苞叛乱。

  等到石苞回朝觐见司马炎后,被允许以乐陵郡公身份回到府第。石苞至此都没有怨恨司马炎不信任他,反而以无法做好职位为而感到耻辱。

  后来,司马昭去世,司马炎继位,石苞与陈骞多次称曹魏历数已尽,劝司马炎进位为帝。后又参与司马炎受魏元帝曹奂禅让的事。

  西晋建立后,石苞迁任大司马,进封乐陵郡公,加侍中。

  石苞在司马氏篡位晋朝建立的过程中出了大力气。司马炎对石崇也是非常照顾,就是日后石崇和自己舅舅斗富,也对石崇没有做出惩罚。

  接下来咱们聊聊西晋首富石崇和王恺斗富的事。

  事情还是晋武帝司马炎闹的。外国进贡火浣布,晋武帝制成衣衫,穿着去了石崇那里。石崇故意穿着平常的衣服,却让从奴五十人都穿火浣衫迎接武帝。石崇的姬妾美艳者千余人,他选择数十人,妆饰打扮完全一样,乍然一看,甚至分辨不出来。

  这下司马炎有点不服,面子上无光,觉得要教训教训石崇。他自己作为一国之君,出面和臣子斗,有失天子威仪。怎么办呢,他就派王恺替自己出面。

  王恺何许人也,王恺是世家大族出身,被诸葛亮骂死的王朗王司徒便是他的爷爷。他还是晋武帝司马炎的舅舅。他呢也非常富有,常常以西晋首富自居。这次也是自己向晋武帝献忠心,展示富有的机会,于是就使出了浑身解数

  晋武帝暗中帮助王恺,赐了他一棵二尺来高的珊瑚树,枝条繁茂,树干四处延伸,世上很少有与他相当的。王恺把这棵珊瑚树拿来给石崇看,石崇看后,用铁制的如意击打珊瑚树,随手敲下去,珊瑚树立刻碎了。

  王恺之后感到很惋惜,又认为石崇是嫉妒自己的宝物,石崇说:

  “这不值得发怒,我现在就赔给你。”

  于是命令手下的人把家里的珊瑚树全部拿出来,这些珊瑚树的高度有三尺四尺,树干枝条举世无双而且光耀夺目,像王恺那样的就更多了。王恺看了,露出失意的样子。

  武帝每助恺,尝以珊瑚树赐之,高二尺许,枝柯扶疏,世所罕比。恺以示崇,崇便以铁如意击之,应手而碎。恺既惋惜,又以为嫉己之宝,声色方厉。崇曰:“不足多恨,今还卿。”乃命左右悉取珊瑚树,有高三四尺者六七株,条干绝俗,光彩曜日,如恺比者甚众。恺怳然自失矣。

  王恺为了展示自己有钱,居然每天让人用饴和饭刷锅。“饴”就是用麦芽熬制成的糖浆,这东西在西晋时代已经不算奢侈品,据

  《史记·货殖列传》

  记载,至少在西汉,饴糖的食用已经十分普遍了,但是制作比较麻烦其价值自然不菲。

  看到王恺这个样子,石崇就就开始了新一轮的烧钱战。石崇的手段就是命令家奴用蜡烛烧火做饭,西晋那会儿,蜡烛的身份高贵,不比今日蜡烛的白菜价,其时一根蜡烛与一根金条的价值相差不会太多。

  章太炎《检论·订礼俗》

  一文说:

  “汉初炷烛不过麻蒸,后汉之季始有蜡烛。

  ”意思是说汉朝初年的时候不过以麻渍油为烛,真正的蜡烛一直到东汉末年才出现。

  两人后来又有新的较量,王恺和石嫌两个人都喜欢出游,按照那时的规矩,贵族富家出门要用步障遮住路的两侧,步障一般用竹子制成,但王恺出行的步障则用紫丝制成,而且步障设置的行程居然有四十里之长。

  石崇为了超过王恺,也如法炮制。以锦缎作步障,但长度上就更胜一筹,居然达到了五十里。

  “步障大战”

  之后,石崇继续以凌人的气焰雄踞于王恺头上。他用花椒为泥涂刷墙壁,以此来显示自己的独特地位。椒房不是普通人可以享用的,古代有花椒就是富豪,石崇居住的椒房已经不是以花椒和泥,而是以花椒代泥,显示其更加富有。

  王恺也不甘示弱,他找来更为罕见,价格更贵的赤石脂来涂墙,从造价、色泽、感官和舒适度上,大大超越了石崇,终于扳回一局。

  《晋书·卷三十三·列传第三》:与贵戚王恺、羊琇之徒以奢靡相尚。恺以台澳釜,崇以蜡代薪。恺作紫丝布步障四十里,崇作锦步障五十里以敌之。崇涂屋以椒,恺用赤石脂。崇、恺争豪如此。

  豆粥是较难煮熟的,可石崇想让客人喝豆粥时,只要吩咐一声,须臾间就热腾腾地端来了;每到了寒冷的冬季,石家却还能吃到绿莹莹的韭菜碎末儿,这在没有暖房生产的当时可是件怪事。石家的牛从形体、力气上看,似乎不如王恺家的,可说来也怪,石崇与王恺一块出游,抢着进洛阳城,石崇的牛总是疾行若飞,超过王恺的牛车。

  这三件事,让王恺恨恨不已,于是他以金钱贿赂石崇的下人,问其所以。下人回答说:

  “豆是非常难煮的,先预备下加工成的熟豆粉末,客人一到,先煮好白粥,再将豆末投放进去就成豆粥了。韭菜是将韭菜根捣碎后掺在麦苗里。牛车总是跑得快,是因为驾牛者的技术好,对牛不加控制,让它撒开欢儿跑。”

  于是,王恺仿效着做,遂与石崇势均力敌。石崇后来知道了这件事,便杀了告密者。

  《晋书·卷三十三·列传第三》:崇为客作豆粥,咄嗟便办。每冬,得韭萍齑。尝与恺出游,争入洛城,崇牛迅若飞禽,恺绝不能及。恺每以此三事为根,乃密货崇帐下问其所以。答云:“豆至难煮,豫作熟末,客来,但作白粥以投之耳。韭萍齑是捣韭根杂以麦苗耳。牛奔不迟,良由驭者逐不及反制之,可听蹁辕则駃矣。”于是悉从之,遂争长焉。崇后知之,因杀所告者。

  在石崇和王恺斗富过程中,王恺始终落了下风。那么石崇到底有多少财富呢?

  历史记载石崇的财产山海之大不可比拟,宏丽室宇彼此相连,后房的几百个姬妾,都穿着刺绣精美无双的锦缎,身上装饰着璀璨夺目的珍珠美玉宝石。凡天下美妙的丝竹音乐都进了他的耳朵,凡水陆上的珍禽异兽都进了他的厨房。

  《晋书·卷三十三·列传第三》:财产丰积,室宇宏丽。后房百数,皆曳纨绣,珥金翠。丝竹尽当时之选,庖膳穷水陆之珍。

  不要说其他,就说说他的房子。石崇有套别墅叫金谷园。石崇是有名的大富翁,修筑了金谷别墅,即称

  “金谷园”

  。石崇因山形水势,筑园建馆,挖湖开塘,园内清溪萦回,水声潺潺。周围几十里内,楼榭亭阁,高下错落,金谷水萦绕穿流其间,鸟鸣幽村,鱼跃荷塘。石崇用绢绸茶叶、铜铁器等派人去南洋群岛换回珍珠、玛瑙、琥珀、犀角、象牙等贵重物品,把园内的屋宇装饰的金碧辉煌,宛如宫殿。

  在说说他众多的女人们

  石崇的姬妾美艳者千余人,他选择数十人,妆饰打扮完全一样,乍然一看,甚至分辨不出来。石崇刻玉龙佩,又制作金凤凰钗,昼夜声色相接,称为“恒舞”。每次欲有所召幸,不呼姓名,只听佩声看钗色。佩声轻的居前,钗色艳的在后,次第而进。

  《艳异编卷十六·戚里部二》 崇又制《懊恼曲》以赠绿珠。崇之婢美艳者千余人,择数十人,妆饰一等,使忽视之,不相分别。刻玉为蚊龙佩,萦金为凤凰钗,结袖绕槛而舞。欲有所召者,不呼姓名,惟听佩声,视钗色。佩声轻者居前,钗色艳者居后,以为行次而进。

  石崇又洒沉香屑于象牙床,让所宠爱的姬妾踏在上面,没有留下脚印的赐真珠一百粒;若留下了脚印,就让她们节制饮食,以使体质轻弱。因此闺中相戏说:

  “你不是细骨轻躯,哪里能得到百粒珍珠呢?”

  《艳异编卷十六·戚里部二》又屑沉水之香,如尘未,布致象床,使所爱践之。无迹者,即赐真珠百;若有迹者,则节其饮食,令体轻弱。故闺中相戏曰:“尔非细骨轻躯,那得百真珠。”

  在说说他的厕所。据《世说新语》等书载,石崇的厕所修建得华美绝伦,准备了各种的香水、香膏给客人洗手、抹脸。经常得有十多个女仆恭立侍候,一律穿着锦绣,打扮得艳丽夺目,列队侍候客人上厕所。

  客人上过了厕所,这些婢女要客人把身上原来穿的衣服脱下,侍候他们换上了新衣才让他们出去。凡上过厕所,衣服就不能再穿了,以致客人大多不好意思如厕。

  官员刘寔年轻时很贫穷,无论是骑马还是徒步外出,每到一处歇息,从不劳累主人,砍柴挑水都亲自动手。后来官当大了,仍是保持勤俭朴素的美德。

  有一次,他去石崇家拜访,上厕所时,见厕所里有绛色蚊帐、垫子、褥子等极讲究的陈设,还有婢女捧着香袋侍候,忙退出来,笑对石崇说:

  “我错进了你的内室。”

  石崇说:

  “那是厕所!”

  刘寔说:“我享受不了这个。”遂改进了别处的厕所。

  《世说新语汰侈第三十》 石崇厕,常有十馀婢侍列,皆丽服藻饰。置甲煎粉、沉香汁之属,无不毕备。又与新衣箸令出,客多羞不能如厕。王大将军往,脱故衣,箸新衣,神色傲然。群婢相谓曰:“此客必能作贼。”语林曰:刘寔诣石崇,如厕,见有绛纱帐大床,茵蓐甚丽,两婢持锦香囊。寔遽反走,即谓崇曰:“向误入卿室内。”崇曰:“是厕耳。”

  石崇这么有钱,那么这么多的钱和财富,他是从哪里来的?

  还是从石崇的老爹石苞说起,石苞临终时将财物分给几个儿子,只不给石崇。石崇小名齐奴。他少年时便敏捷聪明,有勇有谋。石崇的母亲向石苞请求,石苞说:

  “这孩子尽管年纪小,以后他自己是能得到财富的。”

  《晋书·卷三十三·列传第三》:崇字季伦,生于青州,故小名齐奴。少敏惠,勇而有谋。苞临终,分财物与诸子,独不及崇。其母以为言,苞曰:“此儿虽小,后自能得。”

  据传,石崇有

  巨富痣

  。这个痣的位置比较难找,是在右肩胛骨最下端靠近脊椎的位置。石崇本来是古代的巨富,而这颗痣以他的名字命名意味着,有此痣的人无论男女都是以富得名的,动产和不动产经营都收入颇丰。

  石崇没有得到父亲的财产,但是石崇凭借父亲的影响力在朝中做了一个小官。又因伐吴有功,被封为安阳乡侯。但是石崇没有做官的天分。

  这晋武帝司马炎去世,

  “白痴”皇帝晋惠帝

  刚刚登基,他外公太傅杨骏辅政,以便讨好众人,收买人心。普遍给大臣们进封爵位。本来新君临朝,搞什么大赦天下,给官员们加官晋爵本来就是惯例。

  石崇不分好歹,脑子不够用,没有认清楚局势。立马上谏

  “大晋传国世代无穷,现在开创的制度,是要传于后世的,如果有爵位就必得进升,那么几代以后,就没有人不是公侯了。

  ”

  《晋书·卷三十三·列传第三》上天眷祐,实在大晋,卜世之数,未知其纪。今之开制,当垂于后。若尊卑无差,有爵必进,数世之后,莫非公侯。

  不久就被调离京城洛阳,贬到了荆州当刺史。荆州当刺史,又不好好干,抓了一只一个鸩鸟雏,把它送给后军将军王恺。按当时制度规定,鸩鸟不能到长江以北,此事被司隶校尉傅祗所纠察荐举。惠帝下诏宽恕石崇,将鸩雏烧死于街市。

  《晋书·卷三十三·列传第三》:出为南中郎将、荆州刺史,领南蛮校尉,加鹰扬将军。崇在南中,得鸩鸟雏,以与后军将军王恺。时制,鸩鸟不得过江,为司隶校尉傅祗所纠,诏原之,烧鸩于都街。

  后来,贾南风当政,胡作非为,贾家人得势。石崇就投靠贾谧,巴结奉承权臣贾谧,贾谧与他们很亲善,号称

  “二十四友”

  。

  结果后结果后来

  “八王之乱

  ”,赵王司马伦发动政变,诛杀贾后等人,贾谧也被杀,石崇因是贾谧同党而被免官。

  石崇官当的不怎么样,他的财富是怎么来的呢?有人说他的财富是当荆州刺史的时候,抢劫过往的客商,得来的不义之财

  《晋书·卷三十三·列传第三》:崇颖悟有才气,而任侠无行检。在荆州,劫远使商客,致富不赀。

  这个话说的有问题。因为石崇和王恺斗富的时候晋武帝还没有去世,石崇也没有当荆州刺史,直到晋武帝去世,石崇才被贬官荆州。

  那么石崇的财富是怎么来的,看来石崇这个人还是有点才能的,王隐《晋书》 提出了一种观点, 写道

  “石崇百道营生, 积财如山”

  。

  首先盘点一下石崇被诛后遗留下来的财富。

  据《晋书?石崇传》 载: “有司簿阅崇水碓三十余区, 苍头八百余人, 他珍宝、 货贿、 田宅称是

  。则在登记石崇财产的簿子上, 水碓与苍头是石崇的主要财富。 庄园是石崇财富来源的基础

  水碓是士族庄园中用来加工粮食的, 水碓越多, 所占有的土地也就越多, 而苍头则是分布在庄园里的劳动力, 水碓和苍头都是完全依托于士族庄园的基础之上的。 因此, 从石崇的遗产来看, 庄园应该是石崇最主要的财富。

  石崇财富的具体来源不太清楚。但是石崇却因为财富丧了命。

  “八王之乱”导致石崇的靠山贾谧被赵王司马伦杀,他自己也被免官。石崇的外甥欧阳建之前因弹劾司马伦而与其有仇。

  石崇的爱妾绿珠,相貌美艳,善吹笛。司马伦的党羽孙秀派人去索要绿珠,石崇当时在金谷别馆,正登上凉台,面临清澈的河水,婢女在旁伺候。

  绿珠

  孙秀的使者将要人的事告诉石崇,石崇将自己的数十个婢妾都引出来让使者看,婢妾们都是满身兰麝的芳香,披戴绫罗细纱。

  石崇对使者们说:“从中挑选吧!”使者说:“君侯这些婢妾美丽倒是美丽,然而我本是受命来要绿珠,不知哪个是?”石崇勃然发怒说:“

  绿珠是我的爱妾,你们是得不到的。

  ”使者说:“君侯博古通今,明察远近,希望三思。”石崇说:“不需要三思了。”使者出去后又转回来劝石崇,但他最终还是没有答应。孙秀恼怒之下,劝司马伦杀石崇和欧阳建。

  《晋书·卷三十三·列传第三》:崇有妓曰绿珠,美而艳,善吹笛。孙秀使人求之。崇时在金谷别馆,方登凉台,临清流,妇人侍侧。使者以告。崇尽出其婢妾数十人以示之,皆蕴兰麝,被罗縠,曰:“在所择。”使者曰:“君侯服御丽则丽矣,然本受命指索绿珠,不识孰是?”崇勃然曰:“绿珠吾所爱,不可得也。”使者曰:“君侯博古通今,察远照迩,愿加三思。”崇曰:“不然。”使者出而又反,崇竟不许。秀怒,乃劝伦诛崇、建。

  石崇、欧阳建也暗地得知他们的计谋,便与黄门侍郎潘岳暗地劝淮南王司马允、齐王司马冏谋划诛杀司马伦与孙秀。孙秀觉察了这些事,就假称惠帝诏命逮捕石崇与潘岳、欧阳建等人。

  当时石崇正在楼上宴饮,甲士到了门前。石崇对绿珠说:

  “今天我为了你而惹祸。

  ”绿珠哭着说:

  “我应该在你面前死去来报答你。”

  便自投于楼下而死。石崇说:“我不过是流放到交趾、广州罢了。”

  直到被装在囚车上拉到东市,这才叹息道:

  “这些奴才是想图我的家产啊!”

  押他的人答道:

  “知道是家财害了你,为何不早点把它散发掉!”

  石崇无法回答。他的母亲、兄长、妻妾、儿女不论老少共十五人都被杀害,石崇遇害时五十二岁。

  《晋书·卷三十三·列传第三》:崇、建亦潜知其计,乃与黄门郎潘岳阴劝淮南王允、齐王冏以图伦、秀。秀觉之,遂矫诏收崇及潘岳、欧阳建等。崇正宴于楼上,介士到门。崇谓绿珠曰:“我今为尔得罪。”绿珠泣曰:“当效死于官前。”因自投于楼下而死。崇曰:“吾不过流徙交、广耳。”及车载诣东市,崇乃叹曰:“奴辈利吾家财。”收者答曰:“知财致害,何不早散之?”崇不能答。

  晋惠帝复位后,以九卿礼安葬石崇。并封石崇的从孙石演为乐陵公。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上一篇:盘点最美的8首夕阳古诗词,你读过几首呢?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