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今日热点 > 热点推荐 > 日媒:曾幻想美军一直驻扎阿富汗,西化的阿富汗年轻人像“行尸走肉”

日媒:曾幻想美军一直驻扎阿富汗,西化的阿富汗年轻人像“行尸走肉”

【今日热点网】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自2001年“9·11”事件以来,阿富汗战争已经持续了20年。美军的长期驻扎彻底改变了阿富汗,大量的阿富汗年轻人学习英语和西方价值观以服务驻军经济。但随着联军逐步撤离阿富汗,这群阿富汗人陷入了迷惘。

《日经亚洲》杂志网站7月14日发表题目为《没有退路:年轻一代阿富汗人面临美国时代的终结》的专题采访文章。文章采访了大量“西化”的阿富汗人,出于安全考虑,文章中部分阿富汗人使用了化名。

文章表示,拥有自由主义、“西化”身份的人正在担忧美军撤军后的未来。最富有和最有资质的阿富汗年轻人已经外流到亚洲其他国家或西方,剩下的一部分“西化”阿富汗人则“像行尸走肉”,每日在社交媒体上担忧塔利班的攻势,以及塔利班占领本地以后对自身安全的威胁可能的失业。

对于这些迷茫的年轻人,阿富汗国防部前副部长塔米姆·阿塞伊说,美国和北约支持整整一代阿富汗人奉行西方自由民主价值观,反对塔利班。但是美国现在抛弃了他们,让他们陷入困境,自谋生路。

“迷惘阿富汗人”

尽管电力和手机信号是一种挑战,但数百万阿富汗人,尤其是城里的年轻人,就像2021年世界上的许多其他人一样沉迷于手机屏幕。他们最近持续关注的是阿富汗的命运——美国人在撤军,塔利班在不断取得进展。

喀布尔一家建筑公司的财务经理谢里菲说:“我一直在看新闻。又是一次爆炸,又一个地区落入塔利班手中。”

而另外一些阿富汗人则担忧塔利班夺取本地以后,他们会失业。24岁的女性见习教师居尔·鲁克就是其中一员。今年6月,塔利班袭击了她在西部古尔省的辖区,打破了她的生活习惯和从业方式。居尔·鲁尔在短暂收到信号后通过WhatsApp说。“现在塔利班进入了这个地区,他们关闭了学校和医院,禁止妇女工作,就是使用手机也可能受罚。”

《日经亚洲》评论称,面对可能的阿富汗内战,最大的输家可能是像谢里菲和鲁克这样的阿富汗年轻人,他们敢于希望一个更好、更稳定的未来成为可能。阿富汗至少三分之二的人口年龄在25岁以下,其中一半以上是在“9·11”恐袭后出生的。这意味着阿富汗有一半的人口从他们出生开始,其生活就伴随着美军的驻扎和塔利班的游击战。

现在在喀布尔市政当局工作的穆哈穆德·法兹 图源:日经新闻

32岁的女教师朱哈没有那么高调。过去20年,随着社会对女性的限制放松,她的生活也发生了变化,至少在城市地区是这样,比如她所在的北部城市马扎里沙里夫。塔利班的倒台让她得以完成学业。后来她获得了奖学金去印度学习,现在在一所私立大学教英语。她用她的收入养活全家。她说:“在塔利班政府时期,妇女不参与政治决策。现在女性甚至在安全部队工作,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进步。”

不过,随着美军撤军,一切都改变了,自从美国开始撤军,朱哈就不再那么有信心了。她说,马扎里沙里夫过去是安全的,但暴力和犯罪活动有所增加。塔利班已经占领了周边农村地区的许多地区。朱哈说,她现在离家时比以前谨慎多了。“为了照顾好自己,我去上班或去市场的时候总是让我的丈夫开车陪我。”

新的形势让朱哈申请了特殊移民签证,以便移居美国。

30岁的费罗兹住在离巴格拉姆空军基地不远的地方。他说:“我一半以上的亲戚已经离开这个国家。”

费罗兹获得了在印度学习英语的奖学金,但在印度却找不到工作。他说,市内不停电的时,他就在社交媒体上,与时事新闻保持联系,与许多在国外的朋友和亲戚保持联系。最近,他在网上看到的新闻变得太真实了。在他接受《日经亚洲新闻》采访的前一天,塔利班试图占领他所在的地区,五名邻居在火箭弹袭击中丧生。

塔利班武装分子鞭打不给他们食物的人,或鞭打独自外出妇女的telegram视频在阿富汗的社交媒体上流传。费罗兹并不总是清楚这些视频是旧的还是新的,但这至少说明一件事:塔利班的势力在阿富汗全境蔓延。

“就像行尸走肉”

美军的长期驻扎彻底改变了阿富汗,在表面、实质以及世界观上都明显不同于2001年时的阿富汗。一些人在权力走廊中崛起,担任副部长、总统顾问和高级外交官,其他人则成为成功的学者、记者和律师,还有一些人开了公司。不过,有更多的人虽然资质更好,但没有工作,他们现在看到自己的国家正分崩离析。

成千上万的年轻阿富汗人已经离开,最富有和最有资格的人才外流到亚洲或西方。每天都有数百名最贫穷的阿富汗年轻人试图偷渡到伊朗,希望在那里找到工作。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离开。

贾南·穆萨扎伊曾是英国广播公司的记者,后来成为阿富汗驻外大使。他表示,过去几个月是一次痛彻的觉醒。他这样说:“我曾经有一种错觉,认为美国会永远留下来……我几乎所有的朋友都离开了这个国家”。

但他强调自己计划留下来,他说:“尽管有机会(离开),我和其他一些人还是选择在这里坚守。如果我们离开,谁将代表我们这一代?”与此同时,他对那些已经离开的人表示同情。

阿塞伊是新一代阿富汗人的代表。“9·11”恐袭发生时,他还在巴基斯坦读高中。16年后,阿塞伊成为后塔利班时代阿富汗的国防部副部长,现在则在喀布尔运营着一家智库。阿塞伊说:“我们很多人都学过英语,拿过奖学金。我认为如果没有国际力量在阿富汗的存在,这一切是不可能的。”

阿塞伊宣称,自己至少被威胁了20次。他说:“我这样的人就像行尸走肉。”

后塔利班时代阿富汗的国防部副部长阿塞伊 图源:其个人推特

“政府让年轻人失望了”

自从美国总统拜登今年4月下令美国全面撤军以来,塔利班在阿富汗全境发动了攻势,该组织夺取了兴都库什山脉以北和以南的大片领土。尽管阿富汗政府仍然控制着主要城市,但是从西边与伊朗的边界到东边的瓦罕走廊,到处都飘扬着塔利班的旗帜。其中一些边境贸易口岸已经开始运作,卡车来来往往,关税现在流入塔利班。

阿富汗政府军一直在进行艰苦的战斗,塔利班已经能够在不开枪的情况下夺取许多地区,然后迅速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照片。在许多地区,塔利班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地方政府,包括所谓的影子州长——政府官员依然留任,可能仍然领取薪水,但他们要对塔利班负责。

塔利班控制的地区(橙色),政府军控制的地区(灰色) 图源:日经新闻

许多人认为,当前的阿富汗的局势和1989年筋疲力尽的苏联撤军阿富汗有相似之处。苏联的支持使当时的阿富汗总统穆罕默德·纳吉布拉又执政了三年,直到苏联本身解体。和苏联支持的阿富汗政府相比,美国最近的一份情报评估认为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和他的政府只能坚持6个月。一些人也看到了阿富汗当前局势伊拉克的相似之处——2014年面对伊斯兰国组织的挺进,美国训练的军队也是同样的方式溃退的。

自2001年以来,阿富汗并没有取得太多的发展,根据最近的一项研究,仅美国纳税人就为战争付出了超过2.2万亿美元。但阿富汗并没有像人们期望的那样,从在阿富汗花费在那里的巨额资金中得到进步。

阿富汗依赖从邻国进口电力,这也使其容易受到攻击。当美军匆匆撤离巴格拉姆空军基地时,首都喀布尔已经进入停电的第二周,这是数年来最严重的停电,原因是一系列输电线路被炸毁。而在市内,大多数人负担不起维持城市富裕地区“正常生活”的大型发电机。

获得土木工程学位,现在在喀布尔市政当局工作的穆哈穆德·法兹说:“我们有很大的建筑,但我们没有自己的电来照亮这些建筑。”

前阿富汗驻美国大使莫萨扎伊这样说:“阿富汗政府让年轻人失望了。有太多受过教育的年轻人失业。”

莫萨扎伊表示,当前的局势为塔利班在贫困率最高的农村地区提供现成的新兵。尽管如此,莫萨扎伊没有放弃避免更多冲突的希望。他说:“仍然有可能把塔利班拉到谈判桌前。”周边国家以及中国、俄罗斯和美国等大国将发挥关键作用。

阿塞伊说,2001年后的阿富汗局势带来了许多“痛苦”。塔利班组织利用其在巴基斯坦的基地和美国治理的失败重新集结,威胁着美国支持的阿富汗政府。

33岁的法希姆两年前从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后一直在找工作。“由于安全局势,我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家里。”

“如果情况变得更糟,”在巴基斯坦长大的难民沙里菲说:“我们将不得不回到巴基斯坦。”由于阿富汗经济受到新冠疫情、战争和国际援助暂停的冲击,他的雇主把他的薪水削减了一半以上。

一名政府军士兵正在阿富汗一家学员门口执勤 图源:日经新闻

毒品泛滥

随着阿富汗形势恶化,越来越多阿富汗年轻人沾染毒品以逃避现实,据估计至少占总人口的10%。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事务办公室的数据,去年阿富汗生产了至少6300吨鸦片,约占世界供应量的85%。除了鸦片以外,阿富汗冰毒和新型毒品产量也日趋上升。

塔利班对阿富汗城市年轻人的这种所谓“现代生活”深恶痛绝。他们的领导人表示,如果重新掌权,将禁止毒品,就像在2000年掌控这个国家时所做的那样。但美国和阿富汗政府则塔利班利用毒品收入资助其叛乱活动。

21岁的喀布尔大学学生萨拉说,自己染毒两年了,“当我心情不好,想要放松的时候,会和闺蜜用这个”。

她也一样担忧塔利班打进来,她说:“极端分子对我们来说是个大问题,因为我们喝酒,用毒品。”

萨拉也希望追随她的亲友,离开这个国家,她说:“我厌倦了这个国家。”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上一篇:女孩租房留下半墙高垃圾后逃租!房东:她平时穿得很漂亮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