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今日热点 > 社会 > 女子7万元将亲儿子卖给医疗科技公司 律师:公司负责人或涉嫌犯罪

女子7万元将亲儿子卖给医疗科技公司 律师:公司负责人或涉嫌犯罪

【今日热点网】

近日,河北沽源警方发布消息称,沽源一女子以7万元价格将自己儿子卖给山东潍坊一家医疗科技公司,后被警方抓获。

8月24日,武汉晨报记者联系河北沽源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沽源警方在将该女子抓获后,就移交给了山东警方,对于孩子是否安全,以及科技公司买孩子作何种用途,他表示不清楚相关情况,"我们只负责抓,具有案件后续怎样处理我们也不便过问。"

随后,记者致电山东潍坊市公安局奎文分局,一工作人员称,后续会通过官方平台发布相关情况。

女子7万将孩子卖给医疗科技公司

涉事女子姓任,23岁。2021年7月底,该女子以七万元的价格将自己生下的儿子卖给山东潍坊市奎文区一家医疗科技公司,随后被列为网上逃犯。

8月14日,河北沽源警方于当日16时许,在沽源县平定堡镇一品文城小区将其抓获。

在一篇名为"【百日会战】卖儿求财是犯罪,逃犯终被警察抓!"的文章中,沽源警方称,在"燕赵-砺剑铸盾2021"与"百日会战"专项行动中,沽源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在相关警种部门的协助下,通过缜密侦查、深入工作,抓获一名涉嫌拐卖儿童网上逃犯。

"8月14日,刑警大队通过分析研判、细致排查获得线索:山东省潍坊市公安局奎文分局涉嫌拐卖儿童的网上逃犯任某某可能在沽源县平定堡镇出现。获取线索后,民警立即研判任某某的轨迹信息,在确定任某某的准确位置后,迅速组织警力对其进行抓捕,于当日16时许,在沽源县平定堡镇一品文城小区将其抓获。

经审讯:任某某(女,22岁,河北沽源人)对其在2021年7月底,将自己生下的儿子以七万元的价格卖给山东省潍坊市奎文区一家医疗科技公司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任某某已移交山东警方,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媒体曾曝潍坊一医疗公司涉嫌非法代孕、贩卖婴儿

本月初,据澎湃新闻报道,潍坊存在医疗科技公司假借医疗健康名义,暗地从事非法代孕、买卖婴儿"生意"。

一家名为"山东佰子生殖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疑似以咨询"生殖健康"业务为幌子,实则从事非法代孕、贩卖婴儿业务。

"由贩卖团伙主导,亲生父母假借'送养'名义贩卖刚出生的婴儿,成为一种越来越猖獗且隐蔽的地下交易链条,一个新生儿的价格从几万元到十数万元不等,包办出生证明,并逐渐发展出新的业务模式,游走在灰色地带。"

报道称,该公司会从中协调婴儿买卖双方,并从中牟利。

"孕妇一般早上入住医院,上午被推入产房,买家可选择候在手术室外,'检验'孩子是否健康出生。

接下来的三天,孩子由月嫂照看,接受听力、视力、黄疸指数等新生儿疾病筛查。检查通过后,即可办理出院手续。"

出院当天,月嫂会先将婴儿送下楼,直接交给中间人,即该科技公司工作人员。

随后,该科技公司工作人员,连同孕妇亲笔所写的"弃养孩子保证书"一起转交给买家,同步收款,完成交易。

该科技公司工作人员曾向记者透露,这几年买养的需求很高,孩子相当抢手,她的客户主要来自山东省内,每年至少有二三十人来咨询,包括一些年轻的90后。大多数买家对婴儿的性别没有特别偏好,"只要孩子健康就行"。

她称,她的主营业务其实是代孕中介,"送养"只是顺带,"因为这个违法,不好做。"

她透露,自己有大把代孕"优质资源",均为来自山东省省内的女学生,本科以上学历不少,可以根据要求匹配,"包成功,零风险,保证满意。"一口价95万,包含女学生的代孕"辛苦费"。从取精、移植到检产等,均在全国连锁医院进行。

报道称,目前,潍坊市公安局奎文分局刑警大队已组成工作专班,对该案立案侦查。

律师:医疗科技公司责任人恐涉"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如有其他犯罪行为,将数罪并罚

针对此案,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博士、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齐天律师接受采访称,从当前河北警方通报信息看,任某某在客观上实施了贩卖自己亲生儿子的行为,同时在主观上具有故意罪责和为了出卖的特定目的。

在定性上已经涉嫌构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条规定的拐卖儿童罪;在量刑上,如果任某某不具有本法条规定的其他八项加重犯罪情节,会适用第一个法定刑量刑档即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来确定任某某的基准刑。

另一方面,齐天律师称,拐卖妇女、儿童罪也存在一条地下黑色产业链,即没有收买就没有拐买,所以我国《刑法》在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一款又专门立法设定了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该罪名是指不以出卖为目的,买入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行为。

"依据该刑法规定反观本案,涉嫌收买任某某贩卖孩子的这家医疗科技公司恐怕也与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难逃干系。"

齐天律师说,虽然单位犯罪一定是法定犯,必须有刑法条文明确规定的才能由单位承担某罪名的刑事责任,本案涉及的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不是法定的单位犯罪,所以涉案的这家医疗科技公司不能承担单位犯罪的刑事责任被科处罚金刑。

但是,该公司的直接负责主管人员,或者其他与本案收买被拐卖儿童有关的直接责任人员,作为涉嫌实施犯罪的自然人主体,仍然有被以涉嫌收买被拐卖儿童罪刑事立案侦查,进而追究其刑事责任的较大可行性。

另外齐天律师称,依据刑法的具体规定:第一、涉案的医疗科技公司相关人员若收买被拐卖的儿童后,并有强奸、猥亵、非法拘禁、故意伤害、侮辱、虐待等其他犯罪行为的,均应按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若涉案的医疗科技公司相关人员,一开始就以收买为目的,教唆或者帮助他人实施拐卖妇女、儿童行为并加以收买的,该公司直接负责主管人员或者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就应按照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共犯(教唆、帮助)和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实行数罪并罚。

第三、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的法定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若涉案的医疗科技公司相关人员在收买被拐卖的儿童后,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上一篇:西藏警方确认22岁徒步女孩遇难原因:助力车失控将其碾压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